图片 2

淘粮食磨面

原标题:关中岁月——淘粮食磨面

清明节,陪爸妈回老家上坟。

关中岁月——淘粮食磨面

一大早,爸妈就装好了麦子,准备拉去邻村磨面。因为我们走的时候要带面粉的。我问爸妈:自家村子就有磨面的,为何非要那么远拉去邻村呢?
 爸说:咱村磨的面太湿,不好存放,容易坏,邻村的机器大些,有吹风机,磨的面比较干,可以放的时间长些。
 
为了不想让我来回耗油,爸还准备用人力车拉着去,最后硬是被我拦下,把麦子装在后备箱拉着去磨面。

吕西群

到了之后,我和爸一起把两袋麦子从后备箱抬出来,爸借了一个手推车,我们很吃力的把麦子放在上面,在我挪车的瞬间,爸竟然又一个人推着麦子走啦!等我停好车追上去时,只见一个袋子的口由于扎的不够结实,开了,撒了一地的麦子。爸心疼的抱怨妈妈没有把口袋弄好,我说:没事,你先推着另外一袋去吧,我来收拾。虽然最后还是和爸一起捡拾完地上的麦子并且装袋搬运,但是地上依然有遗留的颗粒,因为怕和石子一起装进麦子里,我只好硬催爸结束算了。

关中平原,黄土肥厚,勤劳的陕西人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,用他们的双手,创造着幸福生活。

进去磨面的场地后,我们先是称重,178斤的麦子,不知道会磨出多少面呢?

图片 1

接着,还是我和爸抬着面倒进脱皮的漏斗里,一面是脱过皮的麦子,一面是皮康,因为皮康灰太大,就被安置在了外面的院子里。脱完皮之后的麦子还需要加几芍水搅拌,我接过爸手里的铁锨,搅拌了一会,还是有些不得窍,被爸接手继续搅拌了。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关中农村人,吃饭,都是自己淘粮食磨面。

之后,再是装进袋子里,要等到第二天才可以磨面。

选择一个晴好的日子,在家门口,支一口大铁锅,把麦子倒进去,水要宽裕,盖过粮食。用笊竽来回搅动着,先把上面的漂浮脏水倒出来,再加水。继续搅动着,再用笊竽把淘出的湿麦子倒进旁边的筛子或簸萁,等快满了,端起倒在不远的、已经铺好的席子上,用手搅拌铺平,中间还要不断地进行搅动,以充分晒干。

第二天早上,我拉着儿子和我们一起去磨面,儿子一路好奇的问我,磨面是怎样的?我说去了就知道了。

图片 2

到了之后,先是看着别人家磨面,装面,我就带着儿子把我们昨天所有的程序讲解了一遍,来到要出面的机器跟前,我自己也是好奇加感慨,现在的磨面机真是越来越先进,越来越人性化了!记得以前和爸去磨面时,不光我们顾客累,磨面机的主人也一点都不轻松。高高的站台,需要人力扛着袋子将脱好皮的麦子倒进漏斗里,而且还需要边倒边停停看看,因为漏斗不够大,倒的太多,麦子会卡住出口。那个时候那磨面的人眉毛头发衣服全是白的,再看今天的主人,干干净净的衣服和脸庞,只需要手拉一条线来时不时的松松出口就好,麦子也是直接倒在地面的漏斗里,而这个漏斗足可以盛下我们178斤的麦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